塔塔

迷茫地探寻人生方向......毫无行动地决定了若有似无的所谓梦想。

人生楷模:樱井翔(发光の人间)

来一场迂腐的恋爱吧

01

嘿,少年

禁忌的果子何其甜美

你结实紧致的身体

书写着“荷尔蒙”这三个字

你望向未知的双眼

似有一汪湖水将我沉没

只要彼此都不离开

那若有似无的联系叫人迷离

殊不知你我之间

只是擦肩而过的相交线


02

美丽的可人儿

年龄屏障岂可横亘你我

感动可以培养

真爱哪能伪装

十指交扣时的心跳已说明一切

神的旨意来得如此之晚

让我们格外珍惜

倒计时中的余生时光

希望我们始终相伴前行


03

一次激烈的鏖战

一次纠结的缠绵

欲生欲死的声声叫唤

是向万能的主赎罪的声音


假装是一个美妆博主


意外发现自己除了在电视上看到过Olay的护肤品,现实中竟一次都没试过……这次托先生的福得到两片面膜,姑且一试


适中的面膜布大小(却是“至少已经不流行”的材质,偏厚),可以很好地覆盖全脸,脸大人士可以忽略。精华的量一般,较粘稠,好推开,吸收速度一般(不会太粘),味道属于大众化的好闻。


敷后并没有惊艳感,精华残留量不多,稍微按摩已经消失(不是吸收的感觉),已经习惯动辄30ml精华液以上的小主可以避雷了。整体而言,对秋季开始混合偏干皮的我来说,这是不温不火的保湿产品,当然这个价位也不祈求它有出众的别项效果。同等价钱下应该会选择台系的补水面膜。


评价是:要不...

回到4年前

4年前

为了挣点小钱做起步资金,在上课的同时干着一份需要上夜班的工作,每月收入几乎没有花费,如预期存到钱便抽身而退。

尔后上班,决定以后只找双休的工作,再不济也得大小周,否则个人生活堪忧。

4年后

为了小老板而上“夜班”,出于危机感也开始兼职,和四年前居然没什么不同?

唉,能不能就休个长假不做你的妈妈?全年无休的工作真累啊

收到

工作以后就是每天开始接受不完美的世界

充斥着各种热爱“踢皮球”的人的环境,只能尽可能避免成为“皮球”,因此“收到”变成一句特别万能的挡箭牌。

“明白”“好的”“了解”都是禁语的世界,我只是学会了保护自己。

哪有什么正义与对错,不过是为了生存。


收到。

feeling sorry

Have you ever seen a baby seeking for her mom in dark at night? A little girl was panic and standing next to the bed which was far from where she used to be? I did, and that's my lovely daughter. Really feel sorry for her as I wasn't go to bed on time. 

She didn't know why she wake up at night for...

取舍

看了开头还没看完的时间管理书里,从序言到第一章都在说,时间管理的窍门就是不能太贪心,同时什么都做好。有点迷茫。

小Bambi最近经历了一个星期换阿姨糟心体验,不是阿姨不好,而是她适应不了新的阿姨,不喜欢“陌生人”进入自己的生活,而且因为上班我也不在她身边,也许长久以来建立的安全感有点崩塌了。看着她总是因为我离去而秒哭的样子,多少有点心疼,觉得自己还是要做到每天起码半小时到2小时的高质量陪伴才行。

同时,对于个人发展的一些事情总是止步不前。除了本身的懒惰,多少还有些对未知的恐惧。总是贪心不足,行动太少,走向浅薄的道路上怎么悬崖勒马?

上周看了《向往的生活》,里面Henry提到自己很迷茫,一...

与死神二度擦肩

在活得顺风顺水的初二,首次和死神擦肩,因为煤气中毒。晕倒前的最后感知是“我好想就这样睡一会儿”,随即晕倒而被父母救回。感慨有学医的父母还是有点儿保障。

工作的第N年,也算有车有房有老公有女儿的所谓“人生赢家”,因为追尾而与死神二度擦肩。喷薄而出的气囊随即带来大量的烟雾,搞不清楚状况的自己朦朦胧胧中停下了车子(被撞停?至今仍不明白怎么停下的),看着眼前糟糕的场面,慌张几秒还是拨打了保险的电话,残余在手上的轻微烫伤提醒自己仍然活着。而撞车前的几秒也是“我快受不了了,眼睛要闭上了......”


站在路边和可怜的被撞司机一起等了交警和保险将近一个半小时,学到2个新知识:1、说“严重”是不会受到...

诶?

每天早上开车都有一些想法想写下,到了办公室后总是因为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情就忘了,也不了了之

最近的自己思想动摇很厉害,质疑自己的工作和态度

每天的状态就是

诶?!

纽约见闻

6年前去的纽约,并没有太多的触动。大城市都千篇一律,只是细节中尽显包容。


街旁的小民宿

旅程是在春假开始的,夹杂着些许春寒,我们大包小包地也坐上了晃动异常厉害的小飞机,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小石城。

抵达纽约后,稀里糊涂地跟着大队一起入住了某条街上的小民宿,狭窄的大门,仅容一个人推动一个30寸的行李箱勉强通过;随即遇上陡峭狭小的楼梯,让推着行李箱的女生们深深叹气,而背着近15斤的背包的我在感慨肩膀酸痛之余,竟有一丝小幸运。 

所谓“发达国家”也许就体现在这种地方:铺设地毯的房间不大,并没有廉价酒店那种因为空气不流通而留下的霉味;床铺五颜六色,略显发白,若有似无的清洁...

1 / 17

© 塔塔 | Powered by LOFTER